首页 »

上海体操女童掉眼泪的照片是怎样被误读的

2019/9/21 19:54:25

上海体操女童掉眼泪的照片是怎样被误读的

 

【我们要帮西方媒体脱掉有色眼镜】

 

日前,英国《每日邮报》刊登一组图片报道,展示了中国体校对六岁孩子进行训练的日常场景。其中的一张照片拍摄于上海某青少年业余体校,体操教练正在安慰女孩拭去她脸上的泪水。

 

哭泣的体操女童   来源:网络

 

由照片引发的《体操女童的存在,是我们这个社会的耻辱和伤口》一文引起不小的社会反响,传统举国体制的体育人材培养模式,加上竞技体育的残酷性,很容易让人对照片产生误读,好像在中国练体育就是锦标主义,总是跟摧残运动员生理心理脱不了干系。

 

文章的视角脱离现实,以断章取义的方式解读中国体育,甚至如此表述,“我们的国家已经跃居GDP世界第二的位置,社会结构却没有本质的变化,通过上海体操女童的境遇就可见一斑。家长肯定明白从小让孩子练竞技体育苦,而且这很可能是一条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不归路,比考清华北大还要残酷千万倍。因为这些人的终极诉求都是奥运冠军,但奥运冠军四年只有一个。就连上海北京的家庭都会选择这种残酷到自虐的命运突围之路,更何况其他的二三四线城市,这就是残酷的中国现状。”

 

作者显然忽略了竞技体育追求更高更快更强的运动本质,以及体育在现今生活中角色的变化。

 

现在让你压个腿拉个韧带试试,看你痛不痛?看你会不会掉眼泪?没有流过血流过泪的竞技体育是不完整的,怎么就成了“耻辱”和“伤口”?

 

有记者问科比,“你为什么能如此成功?”科比反问道:“你知道洛杉矶凌晨四点钟是什么样子吗?”每天洛杉矶早上四点仍然在黑暗中,科比就起床行走在黑暗的洛杉矶街道。“一天过去了,洛杉矶的黑暗没有丝毫改变;两天过去了,黑暗依然没有半点改变;十多年过去了,洛杉矶街道早上四点的黑暗仍然没有改变,但我已变成了肌肉强健,有体能、有力量、有着很高投篮命中率的运动员。”

 

多少人去深究科比成功背后?     来源:网络 

 

为什么有些运动员背后的付出就是励志故事,而放到一些中国运动员就成了“反面教材”。西方媒体对中国体育总是戴着有色眼镜来审视、判断,萌发各种阴暗的推测和臆想,让人一提到中国的金牌冠军,就是血汗工厂造出来的,对中国体育的认识还停留在几十年前。国人应该去摘掉西方媒体的有色眼镜,而不是拿来哗众取宠,此文让中国体操人很受伤。

 

【那时的苦成为今天创业的动力】

 

体操是体育之父。国际上认可的基本技能大概有30多个,游泳和体操覆盖率是最高的。在美国,体操十分受欢迎,全国有3000多家私人俱乐部,体操人口达到500多万。在美国民众的心目中,体操像钢琴、绘画一样,是培养孩子兴趣爱好的一个重要选项。家长把孩子送到体操俱乐部,目的在于让孩子锻炼身体、结识朋友,很多孩子最终选择体操完全因为喜爱。

 

据了解,现在北京、上海已经陆续开出了艺术体操俱乐部,受到孩子和家长的欢迎 。2014年,前国家艺术体操队运动员、第八届全国运动会冠军徐菁在上海创办了第一家艺术体操俱乐部(DreamFieldClub,简称DF俱乐部)。她告诉记解放日报·上海观察记者,“当初退役时心想辛苦了这么多年,不会再走这条路。”但当冠军的光环褪去,回忆发酵,艺术体操曾带给自己的美好让她觉得:“应该让更多人知道艺术体操的好!”

 

 

深知国家队的训练体系和方式,徐菁思考的是改变,寻找到适应上海地区孩子的发展体系。“现在来说,她们能完整地完成一套动作就是成功,以后随着练习的孩子越来越多,水平越来越高,她们也可以参加上海甚至全国的专业比赛。参与基数大多,未来才有可能出尖子,我们要做的就是基础推广。”家长花钱送孩子来练艺术体操,并没有想过要练专业。但也有家长表示,如果孩子真的有这方面天赋,会支持她走专业之路。

 

 

全国政协委员姚明曾提出,中国体育事业应该两条腿走路。对篮球、足球、网球等职业化水平很高的项目,国家应该放开,让这些项目在市场中发展。像体操项目原本市场化程度不高,随着艺术体操率先走出一步,对于其他项目也有借鉴意义。

 

中国体育人材培养模式发生着变化。丁俊晖在斯诺克领域夺得英锦赛等多项排名赛冠军;珊珊夺得高尔夫四大满贯赛冠军;云南小伙熊朝忠成为中国首位世界职业拳王;在他们通往成功的路上,家庭和社会都主动加入了培养体系。

 

【练体育为金牌的理念已经过时】

 

西方媒体眼中,中国运动员总是“苦大仇深”。不可否认,曾经有一段时间,中国体育被“金牌主义”功利性狭隘化,忽略了体育的教育功能,以及在孩子成长中的重要作用。

 

奥运冠军李小鹏讲过一个事例:一次走访美国体操俱乐部,一个小孩子在训练中哭了,然后孩子妈妈说,“如果你继续这样的话,就不让你练体操了”,孩子立马停止了哭泣。而对于中国练习体操的孩子来说,“不练”往往是一个巨大奖励,因为练习实在太辛苦了。

 

美国的体操俱乐部发展已经结出硕果。今年19岁的美国女子体操运动员西蒙·拜尔斯,三届世锦赛一共获得10金2银2铜,成为女子体操史上第一个实现个人全能三连冠以及世锦赛金牌数量最多的运动员。拜尔斯谈到成功的原因时说:“享受比赛,享受体操”。

 

美国女子体操运动员西蒙·拜尔斯      来源:网络

 

客观来说,过去的运动员训练方法和手段有着弊病,但随着时代和科技的进步,训练的手段和方法也在不断改进和完善,像少儿体操训练已经摆脱了以前一些固有和老旧的传统训练理念。在如今优越的物质生活条件下,孩子生活无忧,体育反而成为教育的重要手段,培养孩子吃苦耐劳的精神和坚韧毅力的品质。这种观念已经逐渐成为主流。

 

从只有三四名孩子,到现在有五十多名学员,徐菁在体会创业艰辛的同时,也看到市场的潜力。“我们有免费体验课程,最让我欣慰的是,来体验的小朋友90%都感兴趣。”靠着口口相传,上海艺术体操俱乐部迎来了一批又一批孩子。对小朋友而言,球、带、圈、绳、棒,这些器械很吸引她们。对家长而言,基本功内容让他们感兴趣,体能、力量、舞蹈、形体等都杂糅其中。因为教练很专业,训练跟外面练舞蹈练体型不一样,很多家长都是慕名而来。

 

 

目前,俱乐部栖身在东方体育中心,每个周末的培训时间,总能引来路人驻足。一个个小不点,认真地压腿练基本功。”徐菁告诉记者,“大多数孩子都没经历过体能训练,第一节课下来就特别累,压韧带的时候也会痛、会害怕。印象深刻的是,一个四岁的小朋友很认真地跟我说,‘我可以的,我要坚持下去!’她前两节课都会哭,但一个月之后她就能发现自己的变化,还一直给自己加油,特别可爱。”

 

 

今后当你再看到类似体操女童掉眼泪的照片,应该能客观地解读,告诉其他人这张照片并不是看上去的那么“残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