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一位原解放军战术专家的独到分析:项羽赢下“天下第一”之争,靠的是智谋!

2019/9/22 0:14:44

一位原解放军战术专家的独到分析:项羽赢下“天下第一”之争,靠的是智谋!

其实,战场上的项羽不仅勇武,而且富有智谋,是个顶级高手!

 

在著名的巨鹿之战中,项羽首先找到敌人薄弱环节,一破秦军;而后,制造敌人薄弱环节,一举击垮秦军主力。

 

那么,他是怎么做到的?

 

1

百密一疏

 


 

秦朝末年,陈胜、吴广揭竿而起之后,各地起义军风起云涌。

 

秦廷派章邯出关镇压。

 

章将军一路东进,所向披靡。然而,在遭遇楚国贵族项梁的部队后,他连吃败仗。

 

然而,这种状况没有持续太久。

 

在得到秦关中援军后,秦二世二年(公元前208年)九月,章邯趁项梁新胜轻敌,以突袭战法在定陶大败楚军。

 

结果,项梁兵败身死,项羽、刘邦、吕臣部纷纷退保彭城。

 

这时,章邯犯了一个战略性错误——他认为楚地已不足忧,没有趁机对楚地做深远攻击,而是率兵渡过黄河,与前来增援的王离部(长城军团)集合,约40万大军一起攻打赵国。

 

赵军大败,赵王歇、赵相张耳北逃巨鹿。

 

秦军追击,兵锋直指巨鹿。据《史记》记述,章邯的布阵是这样的:“章邯令王离、涉间围钜鹿(即巨鹿),章邯军钜鹿南棘原,筑甬道属河,饷王离。”

巨鹿之战的要点地图

 

他把指挥所设在棘原,此地是区域的交通枢纽:西向过“太行八陉”之滏口陉可至上党,西南向直通河内,南向可通黄河渡口白马津,东向则是邯郸、巨鹿。

 

这可谓四通八达,进可战、退可守,牢牢地护住了秦军的两条后路——上党和河内方向。

 

章邯命王离包围巨鹿,自己的军队屯驻这个可以控制战场全局的要点,建造甬道连接漳水,为前军实施后勤保障,并为王离军后继。

 

然而,这个部署虽然高明,却“百密一疏”,存在着一个薄弱环节。

 

他在之前攻打邯郸的时候,把那里的老百姓赶到了河内,毁了城池,使原本城固人众的邯郸城不复存在。

 

这样一来,棘原的章邯和巨鹿城下的王离之间缺少了一个强有力的支撑点,秦军前后军仅依靠漳水、甬道形成的补给通道联络,距离达到110多公里,绵长而虚弱。

 

2

破釜沉舟

 


 

这时,项羽登场了。

 

击杀宋义后,项羽夺取了楚军指挥权,后来英布和蒲将军所部2万人也归其指挥。此时,楚军大约有7万人。

 

注:楚怀王本派宋义领军救赵,项羽为副将。宋义行至安阳,多日不进,又严令各部不准出击。项羽最终发动兵变,杀宋义,夺取指挥权。

 

随后,项羽率军北上援赵。

 

他采取孙子兵法中“以迂为直”之法,避开章邯紧盯的黄河南侧白马津,绕路渡过平原津,抵达巨鹿秦军包围圈东侧的黄河故道边。

在先遣部队试探进攻获胜后,项羽很快就发现了秦军的弱点——秦军前后军距离太远,二者相连的甬道正是其薄弱环节。

 

于是项羽决定“破釜沉舟”全军渡河,奔袭秦军甬道,实施突然攻击。

 

快速而准确地掌握敌军的弱点,使项羽这次作战行动占据了四大优势:

*渡河后,项羽下令“沉船,破釜甑,烧庐舍,持三日粮”,轻装奔袭,达成了作战的突然性;

 

*攻击秦军薄弱环节补给线,既“避实击虚”又“攻敌必救”,迫使围城的王离由进攻转向被动防御,从而掌握了战场的主动权;

 

*在甬道发动集中攻击,遵循“我专而敌分,我专为一,敌分为十,是以十攻其一也”的原则,达成优势兵力的有利态势;

 

*由于章邯毁掉了邯郸,秦军前后军之间失去了一个强有力的支撑点,两军距离过远,章邯难以对王离进行有效救援,给了项羽各个击破的机会。

 

经过九次战斗,项羽大获全胜,生擒王离。章邯援军被楚军阻击,未能救援。

“破釜沉舟”这一战,彰显了项羽的“智”。

 

3

对阵沙场

 


 

击败王离后,项羽威名大振,诸侯军诸将“入辕门,无不膝行而前,莫敢仰视”。

接下来,他将与当时的“天下第一名将”章邯对阵沙场。

 

“章邯军棘原,项羽军漳南,相持未战”。

 

项羽围歼王离部后,各诸侯救赵的部队也都归属于他指挥,总兵力达到约20万。

 

全军士气正旺,可以说是得了“人和”。

 

章邯现有兵力也差不多20万。面对当前形势收缩防御,他对阵型进行了调整:左翼依托太行滏口陉,占据了险要地势;中军占据棘原看住了战场各条通道;

 

右翼沿漳水、洹水前出,继续保持对项羽的威胁。

 

这样的阵型攻守兼备,几乎“无懈可击”,可以说是得了“地利”。

观察章邯阵型之后,项羽认为:

秦军左翼最为坚固,这一翼难以做文章;

 

中军处四通八达之地,也不好打;

 

右翼前出,虽有漳、洹两水环绕,但相对来说最好打。

 

所以,项羽军驻扎漳南,主攻秦军右翼。

 

项羽取得了一些战斗的胜利,但是,却无法从根本上动摇秦军防御体系。

 

章邯用兵绝对是老谋深算——秦军摆的是个三角阵型(请将上图侧过来看),右翼就是三角箭头,可以得到底部的有力支援。

 

项羽从这进攻,只能缓慢推进,时间久了,有被敌人翻盘的危险。

 

之前,项羽看破了章邯、王离之间的破绽才能以弱胜强。

 

现在,秦军毫无破绽,这可如何是好?

 

4

转向攻心

 


 

虽然输了几场小仗,但章邯顶住了项羽的攻击锐势。

 

这正是扭转战局的时机。

 

然而,在咸阳的秦二世看不懂局势,他派人指责章邯。

 

统兵在外,最怕的就是老板心怀猜忌,章邯很害怕,派司马欣去咸阳探听消息。

 

他从司马欣口中得到了一个坏消息:

“朝中赵高主政,您打赢了,赵高肯定嫉妒咱们的功劳;输了,那必死无疑。您得好好考虑考虑。”

 

项羽见强攻不成,转为“攻心”,派人写信给章邯劝降。

 

章邯有点犹豫,派人和项羽谈条件。

 

就在此时,项羽趁双方正在谈判,攻其不备,对秦军实施突然打击。

 

但问题是,主攻方向在哪?

 

项羽把军队转到漳北,对章邯中军实施中央突破!

 

于是,蒲将军部奉命从三户津渡河,目标直指章邯中军棘原。

 

注:司马迁的记载中两处提到“漳南”,指的并不是同一位置。从地图上可见漳水的走向,“章邯军棘原,项羽军漳南”,可见棘原和项羽驻军的“漳南”不是同一地,而是在棘原的右翼;而蒲将军“日夜引兵渡三户,军漳南”,显然是说从三户津渡过漳水而至“漳南”,这里已经直逼棘原。

 

这是章邯的要害。

 

项羽以前不打这的主意,是因为章邯的布阵结构完备——棘原是各条机动路的交汇点,秦军各防御点的援兵可以迅速赶到,对此点实施强渡进攻等于同时与秦军整个防御体系的力量对抗,难度太大。

 

此时不一样了,章邯最担心的不是项羽,而是赵高,自然对敌军放松了警惕,是偷袭的大好时机。

 

蒲将军趁机突破漳水,进至漳南,在此形成一座“桥头堡”。

 

项羽军如果利用这个桥头堡、源源不断增兵,实施纵深突破,章邯的防御体系就有被分割的危险。

 

章邯毕竟是“老江湖”,看得很明白,他果断下令反击。

 

然而,蒲将军绝对是个骁勇善战的良将,章邯的反击,均被他打退。

 

整个巨鹿之战,项羽两次用此人打先锋,确实算得上用人得当。

 

至此,项羽军在漳南站稳了脚跟,形成了战役的突破口。这就像一个西瓜被切开一个缺口,顺着缺口切下去就会一分为二。

 

同时,项羽命赵将司马卬进行战役大迂回,拿下了河内,秦军一个后方被端掉,切断了章邯向西南方向的退路。

这时,项羽看见了胜利的曙光。不过,有了缺口,要想发展为胜利,还需要进一步攻坚作战,拿下秦军一座座营垒,向纵深突贯。

 

接着,项羽会怎么做?

 

5

大局已定

 


 

章邯虽然遭遇重大挫折,但是他布下的阵型留足了后手。

 

之前提到,他有两条退路,这是个“双活阵”,河内方向虽然被切断,上党方向却还在他手中。

 

这时,章邯有三个选择:

*就地固守,在切口已被打开的情况下,显然是条死路;

 

*继续反击,之前两次反击作战都失败了,失去了宝贵的时机,蒲将军桥头堡难以撼动,也不是上策;

 

*往滏口陉、上党方向撤退,跳出包围圈,保存实力,伺机反攻。

 

显然,好汉不吃眼前亏,第三个是最佳方案。

 

只要章邯向滏口陉移动,成功退到上党,还可以重整旗鼓和项羽再战。之前他几次败给项梁,也是退军休养生息,最后一举翻盘。

 

章邯准备如法炮制,退出赵地。

 

但是,让章邯大吃一惊的是,项羽派蒲将军部强渡三户津实施中央突破,居然是个虚招!

 

项羽主力其实埋伏在汙水——章邯大军向滏口陉转移的必经之路。

 

滏口陉是天险,二十多万大军转移,要通过狭窄的隘口,队形自然难以保持,“强”与“弱”瞬间转换。

 

这是项羽的大好时机。

 

正在转移的秦军遭遇如此精心策划的埋伏,结果可想而知。

 

项羽凭借自己的智谋,在秦军原本最牢固的左翼制造出秦军薄弱环节发出致命的一击。

 

在汙水挨了当头一棒的章邯,变成了没头苍蝇,被迫南撤。

 

然而,南撤只会使其彻底落入项羽的包围之中——连战连败,深陷重围,秦军还有何斗志可言?

 

于是,二十多万秦军在殷墟投降,项羽彻底歼灭秦军主力,敲定天下大势。

 

司马迁记录此战:“项羽悉引兵击秦军汙水上,大破之。”

纵观整个巨鹿之战,项羽先是看出秦军破绽,找到薄弱环节,正兵强击,一举击败王离;后又以正兵奇兵变幻的手法,诱骗章邯,制造出秦军的薄弱环节,奇兵伏击,又一举击败章邯。

 

这才是真正的高手,顶级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