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6美国大选丨终获党内提名,特朗普靠什么“崛起”?

2019/9/22 3:50:21

2016美国大选丨终获党内提名,特朗普靠什么“崛起”?

“唐纳德·特朗普不同于我们几十年来——或许是有史以来——见过的任何总统候选人。”希拉里的高级政策顾问杰克·苏利文在一次公开活动上说。然而现在,这位在40年从商经历中有诸多污点的亿万富豪,居然站在了前第一夫人、前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的对面,将要在接下来的四个月里角逐下届美国总统之位。


正在美国俄亥俄州克利夫兰市举行的共和党全国委员会代表大会上,特朗普被正式提名为下届美国总统的共和党方面候选人。就在这个大会举行的第一天,还有部分州的代表联名提议要用最原始的“唱名表决”阻止特朗普,因联名者未达到规定最低人数而失败。


特朗普的胜利是美国政治史上一个非同寻常的时刻。在两个多月前他确定获得提名所需的代表票数后,《纽约时报》报道指出特朗普将成为继二战期间欧洲盟军指挥官、五星上将艾森豪威尔之后,第一位不曾担任民选公职的党内提名总统候选人。


特朗普确实前无古人,已搅得美国社会几近错乱,此前在各地竞选活动中多次爆出他的支持者和反对者大打出手的新闻。一周前,83岁高龄的最高法院大法官鲁斯·金斯伯格罕见狂批已为“推定”总统候选人的特朗普,仅仅两天后又反悔称“法官不应评论竞选公职者”;主流媒体不遗余力地揭露他的斑斑劣迹,《纽约时报》最近一篇报道写特朗普40年从商经历就靠“吹”,不是编故事欺诈就是选择性失忆,可支持特朗普的群体仿佛也选择性失明,宁愿相信这都是亲民主党媒体的“套路”……


这个把自己的姓氏铸成粗黑体大金字,挂在自己各处商业地产上的老男人,究竟为何有这般怪力乱神?


    
他有多么反智?特朗普的“怪”


    
在探究特朗普的“神”之前先看看他有多“怪”,说说最近发生的两件“政治不正确”的事。


一是攻击特朗普大学案主审法官的族裔。“特朗普大学案”本来是民主党用来攻击特朗普曾经是个不诚信的“黑心商人”,事情拖了好一阵并没有收到很好效果。没想到公布法官名单后,特朗普的反应是:其为墨西哥后裔,必然对自己不利。用共和党党首、众议院议长保罗·瑞恩的话说“这是教科书式的种族歧视”。有媒体评论指出非选举产生的法官在美国政治体系中一直处于较为超然的地位,民众历来对司法的信任度非常高。特朗普对法官的族裔进行攻击令人匪夷所思。


二是奥兰多独狼式恐怖袭击发生后第一时间的反应。特朗普在案发第一天就借此攻击奥巴马和希拉里,被媒体一通抨击。一般情况遇到这种惨案,领导人在第一时间应该攻击敌人,告慰亡灵。此后民调也显示有 51% 的民众反对特朗普在枪击案后的表现,只有 25% 的人支持。


媒体分析人士指出,这两件事上,特朗普还是从身份、性格去攻击别人,而不是从政策上雄辩。这种“策略”相对原始,但他在整个初选过程中的顺风满帆似乎蒙蔽了他认识到这一点。


更搞笑的是,在奥兰多事件后特朗普和NRA(美国全国步枪协会)的两次表态居然都相互矛盾——特朗普说应该对一些危险分子禁枪,NRA回应“这是民主党的倡议”;特朗普说民众上酒吧应该放开可以携枪自卫,NRA又回应“这没有可行性”。今年是NRA历史上首次在共和党提名大会召开前就表态支持某个候选人,但特朗普似乎并不熟悉这个颇有势力的“后台”。这件事上可以看出,时至今日特朗普还是和普通人一样,通过直觉在发声。


特朗普为何经常出现低级的常识性错误?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其竞选团队的构成也史无前例。根据联邦选委会的资料,特朗普的支薪辅选人员仅94名,相较之下希拉里有765人。特朗普的团队非常扁平,他几乎没有一个正儿八经的军师。特朗普的一个策略师曼纳福以前做过不少外国政要的说客,甚至还有在非洲指点反政府武装的职业经历;27岁的媒体秘书希克丝是特朗普女儿伊万卡时装品牌的公关;最近解聘竞选团队经理莱万多夫斯基,媒体爆料这个决定竟是名媛女儿伊万卡做出的。


特朗普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策略都由他一手包办。而他的主要“策略”就是高频率接受媒体访问。他明白大放厥词必然可以搏版面搏收视率。根据《纽约时报》估算,他让媒体免费宣传至少省下19亿美元的费用。


问题是特朗普都说了什么?比如谈到医保,他一方面说要国家包办穷人医保,一方面说要废除“奥巴马健保”。实际上前者几乎就是后者的通俗化名词解释。是真没搞清楚,还是故意混淆视听?他有不少类似跨党派的,甚至是自相矛盾的表态,为了拉选票可以信口胡言。特朗普的争议提法还包括:美国应重新考虑对北约的支持;暂时禁止穆斯林进入美国;在美国和墨西哥边境修筑“长城”阻挡非法移民;大幅提高中国产品进口关税。他甚至在推特上引用墨索里尼的话,事后又声称自己不明就里。《纽约时报》联合CBS进行的民调显示,61%的已登记选民认为,特朗普当总统会让美国在全世界的形象变得更差。


舆论分析,目前希拉里团队的主要攻击策略就是抓住特朗普的“不稳定人格”,给选民不断强化一个观念:如果让这样的人掌握一键启动的核武器按钮,后果不堪设想。

 

    
他有多受追捧?特朗普的“神”


    
从地产大亨变身真人秀明星的特朗普直到2012年4月才登记为共和党人。他甚至曾给民主党人提供过数十万美元的捐款,对象包括如今有可能成为他的大选对手的希拉里·克林顿。在包括堕胎、税收和控枪等几乎所有突显共和党保守派准则的重要议题上,特朗普都曾采取与共和党正统思想相悖的立场。然而,就是这样一个非典型性共和党人,如今却要挑起为共和党竞逐总统宝座的重任,他靠的是什么?


《纽约时报》认为,特朗普最大的本事在于“诉诸选民焦虑情绪的能力”和“凭借对名人效应和让人难忘的羞辱言辞的精明利用”。他极具煽动力,在演讲台上和网络上满嘴跑火车,却还能表现得理直气壮。有媒体总结,第一,他知道普通民众“痛点”,在这些问题上大开支票,听起来痛快;第二,他遣词造句非常简单,文化程度再低的人也能听懂。《纽约时报》说他“是在利用人们的恐惧,而不是在平息恐惧”。但事实就是,思维越粗暴,传播越有效。


但是,特朗普成功绝不仅仅因为这些表象,其背后具有深层的政治经济因素。美国中北部有数州被称为“铁锈地带”,那些地区由于重工业的没落导致出现大量低收入或失业的白人。他们曾在1992年的大选中支持过反自由贸易的独立候选人罗斯·佩罗。据统计从2008到2012年,美国人口增长应该导致选民人数增加150万,而350万白人选民却没有参加投票——扬言民粹主义经济论调的特朗普这次正是召唤出了这批人。


除了再次激发出这批中年蓝领白人,对一部分中产阶级而言,特朗普的吸引力也来自经济上的原因。有统计数据显示,近年美国社会结构正在发生变化,有钱人与穷人的人数增加,中产阶层却日渐萎缩。在这样的背景下,奥巴马政府推出健保医改等“劫富济贫”的政策,伤害最深的就是中产阶级。出于对希拉里将延续奥巴马政策的考量,他们中的一些中间选民、独立选民倒向承诺将对有产者减税的特朗普。


频频发生的极端宗教分子恐怖袭击,频频发生的非洲裔和白人警察的枪杀事件,使得美国社会种族对立情绪日益升级,这也是特朗普得势的重要原因。皮尤中心上月发布一组数据显示,那些关心移民问题的共和党选民确实对特朗普具有明显的好感。调查称受访的共和党选民绝大多数都持有“移民威胁美国传统习俗和价值观”的观点,他们中有近六成人“感觉特朗普温暖亲切”;相反,认为“移民更团结美国社会”的共和党选民本就是少数,这两成多的人里面更只有30%的人对特朗普有好感。


近日达拉斯杀警事件后,民调显示近七成美国人认为种族关系总体不佳,不满情绪处于极高水平。《纽约时报》指出,今年白人民族主义如此堂而皇之地重新进入国内政治议题,是几十年来的第一次。“在一个权贵仍多为白人的国家,特朗普说出了那些感到自己并未高人一等的白人的困惑和愤怒。”


尽管特朗普对媒体否认自己是种族主义者,但媒体指出他在社交账户推特上的一些行为看上去使边界变得模糊。有数据分析公司追踪了他某一个星期的转推,发现其中有三成被他转发的账户和白人种族主义有联系。


法西斯主义研究者帕克斯顿在媒体采访中说,特朗普所传达的关于美国日渐衰落的信息,以及他那些针对移民和外来者的带有你死我活意味的主张,让人联想起上世纪30年代的欧洲。但他也有很多与法西斯主义观点相左的地方,比如青睐让政府靠边站崇尚自由市场。“对它最恰当的归类或许是右翼民粹民族主义,”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名誉教授斯坦利·佩恩认为,我们正目睹与20世纪政治现象截然不同的“一种新现象的诞生”。


此外,特朗普也是共和党党内斗争和民意背道而驰的产物。共和党自身在近几年处于分裂状态,得势后频频搞事的保守派茶党脱胎于共和党极右翼,党内建制派精英早有不满。初选中共和党尽管议员、州长参选人众多,但多头倾轧的格局,无形中养肥了“外来和尚”特朗普。而特朗普擅打新媒体骂战,擅长电视辩论时的脱口秀,几位最有竞争力的对手一一因自身把柄被特朗普抓住并放大,不得不先后灰头土脸地宣布退选。这从一个侧面也反映出共和党青黄不接人才凋敝。政策层面,特朗普和共和党主流唯一完全无法弥合的分歧就是外交政策,这恰恰又为他加了不少分。特朗普在十多年以前就已经批评小布什和伊拉克战争。他的“外交孤立主义”,他声称要缩小美国海外干预的愿景,也是吸引选民的一大核心元素。


尽管《纽约时报》昨天刚发布的一个建模数据显示,希拉里VS特朗普的胜率是76%比24%。但无疑,特朗普能够获得党内提名能直面前国务卿及前第一夫人,已经取得了他自己也许都没料到的成功。然而更重要的是,特朗普的成功之处正是当下美国社会的问题所在。《纽约时报》评论指出,这种成功和英国“脱欧”民族主义潮流可谓共鸣:传统精英阶层的幻灭、对外来移民的敌视,以及在全球化时代失意者的愤怒——令人不安的是,以往这种煽动只在欧洲的边缘国家和不稳定的第三世界国家有市场,现在,却成了今年美国大选的政治语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