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观见】谁在“斗鱼”?

2019/9/22 5:19:49

【观见】谁在“斗鱼”?

“针对‘斗鱼’、‘熊猫’等平台屡现色情直播,全国扫黄打非办深入查处,严厉整治涉黄涉低俗网络直播平台,对情节严重的直播平台,协调有关部门予以停业整顿直至关闭。”

 

——同一则新闻,在有些人眼里无关痛痒,引不起任何深究的兴趣。可在另一些人眼里却绝对重磅,“一石激起千层浪”。

 

不同人的反应咋就差别这么大呢?这关键取决于他们知不知道斗鱼,是不是斗鱼的忠实用户。

 

 

【“斗鱼”】

 

说来惭愧,半年前如果有人提斗鱼,观见作者的第一反应,肯定就是那种尾巴艳丽、生命力顽强的观赏小鱼。可能至今还有很多人也是这样?

 

但对很多90后、95后甚至00后的年轻人来说,知道那种观赏小鱼的恐怕不多。“斗鱼”之所以家喻户晓,主要因为一家弹幕式直播分享网站——斗鱼TV。

 

斗鱼分享些什么样的直播内容呢?打开斗鱼,就像打开了一个万花筒——真是什么都有。既有资金大风口的电竞,也有年轻人喜欢的体育、娱乐和综艺,还有一些无聊透顶的“节目”——比如天天直播吃米饭、吃面条。

 

有人会问,吃个米饭有什么好看的?但甭管好不好看,反正就有很多人在看。虽说众口难调,但有些人的口味,还是让人大跌眼镜。直播吃饭的,据说有四万人围观;直播睡觉的,据说有十万人围观。眼球意味着金钱,围观者不只是看看那么简单,他们还会通过弹幕对话交流,热烈讨论,甚至争吵得面红耳赤。在交流互动中,就有人给主播送虚拟的礼物、送花、送红包——但都是要真金白银问网站买的。当红主播出镜一次,收获几万块钱并非难事。

 

既然抢到眼球就抢到金钱,主播们少不得使出浑身解数。十八般武艺都用完了,有人就转攻下三路。“斗鱼”被查处是因为“屡现色情直播”,女主播“播球”都算轻的了,竟然还有男主播直播“造娃娃”。

 

 

【影响】

 

乱象至此,那它们的影响力有多大?

 

流量是核心商业秘密,商家不会和盘托出。但总有一些办法可供管中窥豹。日前,斗鱼透露已经完成新一轮1亿美元融资,其他相似的直播平台融资也是上亿;当红主播的身价已经窜升至“年薪千万”,直逼一线娱乐明星。

 

资本追捧的背后是眼球的追捧。某档直播节目曾经自称,有13亿用户同时在线观看。虽然这个数字未免贻笑大方,许多直播平台也是数字造假成性,但某些热门节目围观者众的确是不争的事实。

 

从这些天文数字的量级可以大概想见,有多少青少年流连于直播平台。有的人成日无所事事,坐在电脑前围观主播唱歌、跳舞、说话、吃饭、吃面条,自得其乐,甚至难以自拔。“造娃娃”什么的涉嫌色情,倒是容易打击,那么这些事呢?聊天?唱歌?更加无聊的吃饭?睡觉?不违法,但恐怕多数人很难理解这类“围观”的意义。

 

应该说,在“网络直播”里,大量内容处于一种“灰色地带”。像无聊的吃饭直播、庸俗的搞笑综艺,它们当然不被公序良俗所倡导,但也没达到需要明令禁止的地步。而正是这种难登大雅之堂的节目,在直播平台上备受追捧,观者云集。

 

 

【“无聊”】

 

这是一个比色情淫秽更应该反思的问题——为什么那么多人喜欢“无聊”?或者说,去看一个在小众群体里略有知名度的人或夸张或日常的一举一动,到底有什么“乐趣”可言?

 

首先也许是“陪伴”。比如说,有些人备感寂寞空虚,收看直播节目,就感觉身边多了跟自己一样普通的人,一直能说说话(也包括许多在同一屏幕聊天的网友),从而获得一种被人陪伴的感觉。这跟许多人迷恋明星八卦、爱聊家长里短、甚至独自在家不看也要开着电视机,是差不多的道理。

 

更重要的是“存在感”。为了表达对节目和主播的追捧,有的粉丝愿意慷慨解囊,互相攀比馈赠礼物。粉丝只要送红包、送花、送礼物,就能得到主播的实时回应,获得其他观众的夸奖喝彩,花的钱越多,自己的名字在屏幕上出现的位置、次数、等级就越高,这是一种很强的“存在感”,甚至“成就感”。

 

这就不难解释,为什么有的男粉丝一个晚上就豪掷5万元,以换取女主播在直播节目中呼唤他的名字——不仅仅是想获得女主播的关注,更重要的是在粉丝群体里“有面子”。

 

上述种种,可能都是年轻人平日在主流文化中难以获得的。必须看见的是,如果年轻人花费大量时间追捧无聊庸俗文化,自然意味着对主流价值观、主流审美的躲避和反叛,主流文化艺术的生存空间也被挤压;而且,很多年轻人只听他们喜欢听的声音,只接受他们认同的观点,别指望通过批评劝导来改变他们的行为偏好。

 

这就比无聊庸俗本身更令人担忧了。

 

 

【斗鱼迷】

 

理解是沟通的前提,沟通是影响和改变的必由之路。那么,这些聚集在斗鱼等直播平台,热捧各种无聊庸俗直播节目的青少年,他们又是怎样一群人呢?

 

跟“半路出家入住网络”的老网民不同的是,1990年之后出生的新生代群体是“网络原住民”,自打懂事开始就混迹于网络,深受网络文化所浸淫。他们如今已经成为网络世界里的生力军,他们所盘踞网络社区,整个文化生态已经发生了脱胎换骨的蜕变。

 

与“直播”类似的情况有“弹幕”,有“贴吧”,主力群体都是“90后”和“00后”的年轻人。这些年轻人从小就生活在漫画、电脑游戏、网络小说的氛围里,被称为“二次元”的一代。与其他年龄段相比,他们的行事逻辑和审美趣味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主流价值观里无聊透顶、不屑一顾的话题,在这些网络原住民那里却被津津乐道。这些话题动辄就能带来以亿为单位的热烈跟贴,以及热烈参与的各种演绎,继而让原住民们笑到喷血。相反,主流文化里经常“弘扬”的种种价值和经常“焦虑”的种种问题,在年轻人那里,恐怕多半也只能换来解构、恶搞,或是表面认同实则淡漠的一声“哦”吧。

 

“斗鱼”们被查处,实属咎由自取。但查处和整治,并不意味着可毕其功于一役。“斗鱼”们的崛起,背后是整整一代新生代网民的崛起。以斗鱼和斗鱼迷为代表,互联网的网民结构、网络生态、网络文化、网络语言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正视这样的变化,应对这样的变化,我们要做的还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