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外国如何过“烈士纪念日”

2019/10/22 23:23:05

外国如何过“烈士纪念日”



今天是中国首个官方制定的“烈士纪念日”,这个日子对全民族来说,应该充满悲痛和力量。全球很多国家已经设定了类似的纪念日,他们的成熟经验,可以合理借鉴。


以色列的阵亡哀悼日


或许是巧合,以色列独立日(相当于中国国庆日)的前一天也是“烈日纪念日”,正式名称是“阵亡将士哀悼日”。


犹太人的节日和纪念日几乎都是从日落时分开始,因而每年“阵亡将士哀悼日”的起点和终点都是晚上。哀悼日有如下几个特点:


第一,哀悼范围广。虽然叫“阵亡将士哀悼日”,但哀悼的并不只是“阵亡将士”,也包括众多在暴力恐怖袭击中遇难的民众。今年的“阵亡将士哀悼日”是5月7日,以色列的给出的数字是:17553个家庭有阵亡将士,有2324名战争孤儿和4964名遗属。


这种纪念主体的扩大化和统计数字的精确化,有力地保证了全民参与到纪念中来,同时对遇难者的尊重几乎扩大到了社会的每一个细胞和个体,进而形成全民族的悲悯气氛,有利于凝聚民心和士气。


第二,纪念地具有标志意义。通常的哀悼日纪念仪式,犹太人会设立两个纪念地——位于犹太人圣地的耶路撒冷哭墙以及赫茨尔山国家公墓。哭墙类似中国的天安门广场,这里浓缩了犹太民族的光荣和屈辱,已经成为犹太民族和以色列的象征。


在“阵亡将士哀悼日”当天,代表国家和全民族的以色列总统,在这里举行官方哀悼仪式。今年的哀悼日,91岁高龄的佩雷斯总统头戴犹太小帽发表讲话,并点燃白色蜡烛,为阵亡将士们祝福。


而赫茨尔山国家公墓,则类似中国的八宝山革命公墓,是一个经常举行全民族哀悼的地方。除了“阵亡将士哀悼日”之外,一些重量级人物去世通常也会在这里举行仪式。比如曾在任内和中国建交的前总理沙米尔7月初去世时,以色列官方就在这里为他举行国葬。


第三,突出军事元素。“阵亡将士哀悼日”带有浓厚的军事色彩;再加上以色列是一个“全民皆兵”的国家,所以这天的纪念活动不可避免地要突出军事元素。比如白天在赫茨尔山国家公墓,国防部长、总参谋长要举行一个带有军事色彩的哀悼仪式,对遇难的烈士表达敬意。总理则代表政界向烈士墓碑献花,烈士家属们也会来到这里一同哀悼,整个公墓成为军民一体的海洋。


第四,全民参与性。一般在“阵亡将士哀悼日”的晚8点,以色列全国鸣笛1分钟,这预示着全国进入了24小时的哀悼日时间,同时也拉开了官民悼念活动的序幕。


按照以色列的法律规定,哀悼日期间,所有电视台和广播电台要停止传播一切娱乐信息,影剧院也不能有歌舞表演。全国几乎都在收看“阵亡将士哀悼日”的纪念活动,并随着总统的命令全民默哀。第二天上午10点,以色列全国范围会再次鸣笛2分钟,无论是车辆还是行人,都要驻足默哀。司机要从车里出来站在车旁默哀。


以色列还有不少自发组织的纪念活动。比如不少社区会在国家仪式之后,单独为本社区的遗属举行追思会,会上会用犹太人圣经《塔纳赫》的篇章来哀悼逝者并激励世人。所以在“阵亡将士哀悼日”,无论是在夜幕下,还是在光天化日中,几乎到处都能看到飘扬的国旗,到处都能听到低回哀婉的乐曲。


第五,哀悼日和独立日(国庆日)巧妙结合。“阵亡将士哀悼日”的第二晚,也就是独立日即将开始的时候,以色列官方会举行一个活动来宣布哀悼日结束,独立日庆祝开始。人们会欢呼雀跃,有些地方会放烟火,以军战机会飞过天空,宣示保卫国家的实力。很多人在这一晚都会彻夜不眠地庆祝。


国外烈士纪念日有共性


除了以色列之外,西方国家的烈士纪念日也都有自己的特色。总结了一下,基本上有如下几个共性。


第一,唤起民众记忆。战争离现实很远,烈士纪念日的主要功能,就是要唤醒民众对那段历史的记忆。用中国人的俗话来讲,就是“前事不忘,后事之师”。所以全球各国的“烈士纪念日”都要树立这个主题,而老兵通常都是主题的“升华者”。


比如美国将烈士纪念日设立在5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一。通常纪念的是一战、二战、朝鲜战争、越南战争等战役的烈士。由于二战具有更大的普遍意义,所以二战烈士通常会成为纪念仪式的主题和主角。


比如十年前的5月29日是“烈士纪念日”,当天有10万二战美国退伍老兵来到华盛顿,参加“二战纪念园”落成揭幕。这座纪念园在林肯纪念堂、越南战争纪念碑、朝鲜战争纪念碑以及华盛顿纪念碑之间,如今已经成了每年“烈士纪念日”的重要标志纪念物。


特别是园区内还建有一座“自由墙”,上面刻着4000颗金星,每一颗星代表着在二战中牺牲的100位美国人。美国人这种固定的建筑来永恒凝固民众对历史的记忆和认知。


俄罗斯的烈士纪念日和胜利日是同一天,定为纳粹德国无条件投降的5月9日。这一天俄罗斯要举行阅兵,老兵会挂满勋章地出现在红场,成为当天最耀眼的明星。


第二,仪式需要纪念载体。在俄罗斯“烈士纪念日”当天,大街上不少人都会带着一种黄黑条纹相间的丝带。这种丝带被称为“乔治丝带”,是俄罗斯人庆祝胜利的象征物。由于丝带上的黄色象征火焰,黑色象征硝烟,因而也有为在硝烟和战火中遇难烈士的哀悼之意。


无独有偶,英国“烈士纪念日”也有象征物——小红花。在每年11月11日的“烈士纪念日”到来之时,人们几乎都要戴上小红花穿街过巷。小红花是一种罂粟花,被视作哀伤的标志。每到这天,电视播音员、主持人均佩戴这种花;国家领导人出国访问或在国内接待来宾,也都戴着它。大街上还有不少人在售卖这种花,所得用于帮助困难的退伍老兵或者伤残军人。


第三,“扫墓”是惯例。例如,一般美国市民会通过参加纪念仪式或者观看电视直播来度过这个特殊的日子。有人会在因战争离世的亲人墓前,摆放鲜花,或者竖起美国国旗。犹太人在墓地则更多放置石子,因为石头象征着永恒。即便是没有亲人因战争而离开,不少美国人也会在“烈士纪念日”聚集起来一同悼念,或者自发地去看望战时的老兵。


还是那句话,老兵不会死去。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本文编辑:洪俊杰  编辑邮箱:shguancha@sin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