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8月就申请退押金,如今10月仍未到账;小鸣单车,你怎么啦?

2019/11/9 3:09:43

8月就申请退押金,如今10月仍未到账;小鸣单车,你怎么啦?

“我买的是人家的服务,人家看中的是我的押金。”家住虹口区曲阳路的韩先生8月中旬向小鸣单车申请199元押金退款,至今都没讨回。“打了三次电话,每次客服都承诺7个工作日之内退款,但从未兑现”,再投诉超时不退款,对方只有一句话:“我只负责记录信息。”为了讨回押金,韩先生已分别向上海和广州的消费者权益保护部门以及“12345”市民服务热线等多方面投诉……

 

韩先生的遭遇并非个例。在“12345”,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看到大量反映小鸣单车押金不退的投诉。一方面申城街头蓝色的小鸣单车越来越少,车况也不容乐观,交了押金的用户无车可骑;但另一方面,用户提出退还押金,却始终无法成功。不少小鸣单车的用户心生忧虑:“是不是公司资金出了问题?难不成已经卷款跑路了?”

 


小鸣单车否认跑路,称在“有序退款”

 

为什么2个月仍未退还韩先生的199元押金?记者找到了小鸣单车的一名市场高管。在给记者的回复邮件中,对方称“正在有序办理退款”、“一直都处于正常畅通的对外沟通当中,包括客服电话、小鸣单车官方新媒体渠道等”、“不存在外界传言的跑路情况”,对于记者提出的押金退还为何迟滞了2个月的问题,对方将原因归结为“部分用户因银行卡换绑、银行卡注销的情况会出现退款失败的情况”。

 

但记者就此向韩先生询问,他告诉记者,一直以来APP中仅提示“1到7天内退还押金”,并未提示相关退款渠道存在障碍。而且,韩先生称他当初是通过支付宝支付的押金,也不会存在所谓的银行卡换绑之类的问题。

 

而据媒体报道,小鸣单车此前对于深圳用户退款难的原因又是另一套说辞:“大量用户无法在规定时间内退款的原因,包括一批早期用户第三方支付账号接口关闭,导致无法顺利返回押金,另外一个原因是前段时间押金退款绿色通道被攻击,造成拥堵。”

 

这些说法都难以令用户信服,押金退还迟滞真实的原因惹人猜疑。长宁区天山支路的张先生也同样近2个月未收到押金的退款,在与记者的沟通中,他一口断定这家单车企业资金方面已然出现了问题。种种传闻更在网上不胫而走,有用户在微博注册了“小鸣单车押金维权”的账号,粉丝已达到了数千人。传闻进一步掀起挤兑潮,也引发了更多的投诉。据记者在“12345”统计,自9月27日至今的一个月里,小鸣单车的相关投诉共544个,其中96%都是押金未退,拖延两星期至两个月不等。而深圳市消费者协会在今年的国庆中秋小长假期间收到小鸣单车投诉超过300个,约占共享单车类投诉总量的86%。

 

△在人民广场,共享单车随处可见非常密集,但已不太能找到小鸣单车的身影。

 


押金不退又无车可骑,用户处境尴尬

 

市民韩先生称,自己想退押金起初并不是听到了什么“风声”,而确实是在使用体验上不佳,每天需要抵达班车停靠点的他,发觉小区门口的“天空蓝”逐渐减少,骑到损坏的频率越来越高。尽管点开APP,申城街头小鸣单车的图标依然密密麻麻,但记者实地调查发现,这只是一种“假象”。

 

记者在10月26日6时到7时之间打开小鸣单车的APP,在威海路、茂名北路、泰兴路、石门一路体验小鸣单车的实际使用情况。

 

在威海路段,小鸣单车此时显示了6个小蓝标,记者试验的头3辆竟然均发现故障,分别是车头与车轱辘变形无法向前行驶、车座倒转松动、刹车失灵。最终6辆小鸣单车中只有2辆正常,另外1辆神秘地“隐身” 了。

 

同样的“隐身”发生在威海路北部的茂名北路路段,4辆显示在APP的单车图标上,记者只找到了1辆,并且与定位处有50米左右的距离误差;在威海路以北的石门一路路段,记者亦难觅5辆小鸣单车的身影。在吴江路东南侧的泰兴路路段,记者找到了被其他共享单车和私人单车“挤”到墙边的5辆小鸣单车,存在脚撑损坏、车把、脚蹬橡胶残缺、车灯不翼而飞的情况。

 

从结果来看,APP上显示的21辆小鸣单车,其中10辆地图显示有,但实地找遍了也没有;剩余的11辆中,损坏无法骑行的共6辆,仅5辆可以正常骑行。而在各大轨交站点出入口等共享单车密集的地方,小鸣单车也难觅踪影,偶尔能见一辆,和两大常见品牌形成鲜明反差。

 

△在延长中路普善路路口,记者找到了一排小鸣单车,但细看,这些车大多损坏无法正常骑行。

 

随着大城市共享单车市场的饱和,一些位列第二梯队的共享单车企业已放弃大城市,转而向三四线城市寻找空间。小鸣单车是否也放弃了上海市场的运营?记者也就此询问了小鸣单车的运营方。据称,两个月前,上海市交通委对共享单车企业发出了“禁投令”,要求上海暂停新增投放车辆,申城的共享单车市场转为“存量市场”。小鸣单车在“禁投令”下达之前,在申城投放了5万辆共享单车,不存在“退出上海”的说法。但小鸣单车也称,今年来先后进驻的城市中,不乏龙海、梅州、汕头、揭阳等一些小城市。工作重心似乎已转向电子围栏铺设及三四线城市的投放。

 

这种情况下,申城的小鸣单车用户处境有些尴尬。市民韩先生认为,既然市场重心外移,理应妥善处理好上海等大城市市场的维护、收尾工作,在无法提供完善服务的情况下,应及时退还押金。

 


中小单车企业的押金安全应及早干预

 

今年8月,国家交通运输部等10个部门联合出台的《关于鼓励和规范互联网租赁自行车发展的指导意见》,要求共享单车企业在企业注册地开立用户押金、预付资金专用账户,实施专款专用。上海市交通委发布的《上海市规范发展共享自行车指导意见(试行)》公开征求的意见通知中,共享单车企业必须在上海市开设资金专用账户,不仅要公示押金与预存资金退还时限,还要定期公开用户押金使用信息,主动接受社会公众监督。如此规定,正是为了防止企业挪用押金,假设未来企业经营不善倒闭,用户不会受到损失。据小鸣单车称,其用户押金是专款专用,有委托第三方银行监管。但对方拒绝告知记者企业收取了多少押金、具体用于何处。

 

上海市自行车行业协会会长郭建荣认为,“几家大公司或许能做到上述要求,后上场的中小企业很少能落实专款专用;并且,用户押金回流到企业注册地,意味着其他地方部门和监管机构无法实际介入。”以近期濒临破产的酷骑单车为例,因CEO撤职、工资拖欠闹得沸沸扬扬,据悉其用户押金虽与民生银行签署押金存管的协议,但是并没有实际对接。其中约3亿人民币用于了公司运营购买车辆,因而欠下3亿多元的用户押金退款。

 

眼下,共享单车市场正在经历“洗牌”,加上各地政府对共享单车管理收紧加严,资本运营的压力逐渐显现,部分中小企业退出大城市、甚至退出市场成为必然趋势,押金退还的纠纷只会有增无减。郭建荣认为:“押金管理是共享单车行业继‘乱停乱放’之后最严重、最紧迫的问题。”单车押金直接关系到用户切身利益,涉及范围广、人数多,累计规模大,如若处理不当,极易引发群体性矛盾,建议相关部门提早干预。

 

截至发稿前,张先生、韩先生申请退还的押金仍然没有到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