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收费新闻“不满意可退钱”,荷兰Blendle北美尝鲜

2019/11/9 3:35:59

收费新闻“不满意可退钱”,荷兰Blendle北美尝鲜

Blendle是一家来自荷兰的新闻聚合网站,成立于2014年。今年4月其测试版登陆美国,如今用户已超过100万。

 

Blendle借鉴“iTunes”模式,简单地说,就是把众多媒体内容“打包”,让读者自主选择。与大多数有“付费墙”(paywalls)的新闻网站不同,它省去了用户名+密码这样的麻烦事,而是以免费订阅、无广告的形式把内容提供给读者。

 

那么,“薄利多销”、单篇付费的新模式能否拯救广告量持续下滑的新闻业?


 “在线新闻付费”没有未来?

 

点开Blendle的官网,一句“没有付费墙、没有广告,只有你喜欢的故事”,赫然映入眼帘。

Blendle创始人之一Alexander Klöpping2015年8月31日在其Linked in(领英)个人主页上发表长文《微额支付在新闻领域的一次激进尝试》,介绍了他对于付费新闻的理解,以及关于Blendle的设想。

 

文章一开始,他便提到,2014年创立Blendle时,荷兰大多数的报纸和杂志都认为它不可能存活下去,因为世界上许多著名媒体发行者在互联网上赚钱的愿望都落空了,因此,人们认为“在线新闻付费”是没有未来的。

 

然而,Blendle已经在荷兰取得了成功。2015年8月的数据就显示,Blendle有超过40万用户,其中大部分是35岁以下的年轻人。受此激励,他们有了一个更加疯狂的计划——希望能“走出荷兰”,呈现全球媒体的内容。


“篱笆墙”和“水泥墙”

 

可是,既然人们可以在网上获取免费信息,他们为什么要为新闻付费呢?

 

Alexander首先分析了世界上现有的几种付费新闻的模式。

 

一种俗称“篱笆墙”。这类媒体每个月会在其官网提供一些免费的文章,同时对其它文章收费。比如《纽约时报》从2011年起就采用了这种模式。但Alexander认为,这种模式必须建立在庞大的读者群之上,对于规模小一些的报纸是不现实的,“你需要几千万访问者才能保证盈利。”

另一种是“水泥墙”,比如《金融时报》和《时代》周刊。一旦进入它们的网站,你会看到“立即付费”和“马上离开”两个选项。“除非读者真的非常非常想看这份报纸,否则,大多数读者会在三秒后离开这个网站。”Alexander说。

 

不管是“篱笆墙”还是“水泥墙”,它们的共同点在于——都希望人们成为订阅用户。值得注意的是,在互联网环境下,绝大多数用户都不喜欢被捆绑消费,人们讨厌付费墙,一方面是因为读者需要不停地在一个又一个新闻网站上注册;另一方面,哪怕他们只想阅读其中的一篇报道,他们也需要为整个网站上的新闻付费。


“新闻界的iTunes”

 

因此,Alexander认为,阅读新闻需要更好的用户体验。他设想中的Blendle应包括以下几个特点:

1,可以在一个网站上读到所有你关心的新闻,这样可以避免读者在不同的新闻媒体网站上重复注册;

 

2,只需要为读过的文章付费;

 

3,如果不满意可以退钱;

 

4,不需要订阅;

 

5,没有广告。

 

从目前来看,Blendle完美符合了他的这些设想。

 

Blendle与纽约时报、华尔街日报、金融时报等报业巨头,以及时代杂志、纽约杂志、mother jones杂志等合作,将它们的文章打包,以免费订阅、无广告的形式提供给读者,读者则需要为他们阅读过的文章付费。

 

这种模式与苹果公司的iTunes类似。苹果公司与世界上所有大型唱片公司谈判,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在线音乐库。通过其iPod设备、iTunes软件和iTunes在线商店的结合,让用户可以轻松地搜索、购买和享受来自全世界的数字音乐。因此,Blendle也被称作“新闻界的iTunes”

 

Blendle上的新闻按篇收费,由各家媒体自行设定价格,媒体可以获得营收的七成左右。目前,每篇新闻故事大约需要花费19-39美分,平均每篇杂志文章花费9-49美分,阅读和支付都只需要一次按键就可以完成。


“标题党”可以退款

 

在购买文章前,读者可以自己搜寻文章,或者依赖网站的推荐信息,先阅读文章的标题和摘要,再决定是否购买。

如果不喜欢一篇文章,Blendle还提供即时退款服务。此举在于鼓励出版商提供优质内容。

 

Alexander认为,人们不会愿意为了随处可得的消息而付费,他们想要的是更丰富的背景知识、卓越的分析、意见观点、长篇报道等。换句话说,人们愿意为“为什么”而不是“是什么”付费。

 

对于标题党,用户则可以通过退款来进行惩罚。“在今天,看起来能写一个吸引人的标题比写一篇深度报道更能吸引眼球。但是,人们并不愿意为Buzzfeed的新闻付费。”

 

Blendle的出现,改变了新闻的评判标准,因为人们只会为那些他们读完之后认为值得的新闻付钱。现在在荷兰,Blendle已经有两个重要的额外指标来衡量稿件质量:一是有多少人付费阅读了这篇文章;二是有多少读者要求退款。如果前者上升而后者下降,那就说明推荐的这篇报道是成功的。

 

值得一提的是,Blendle并没有吸引到传统媒体的订阅用户,而是吸引了大量目前不愿意付钱的用户。Blendle的用户往往是那种喜欢阅读高质量的报道、涉猎广泛,但只是间或性阅读订阅文章的读者。对于他们来说,传统付费墙的订阅方式并不合算。


可能迎合读者口味

 

在美国,传统出版商在很长时间内一直依赖广告和订阅收入以维持生计。随着越来越多的读者从网络获取新闻信息,以及他们中的大多数使用了筛除广告的软件,传统收益流遭遇巨大挑战。

 

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如今在互联网上,微额支付提供了另一种可能性,出版商希望Blendle能带来不同的改变。新闻业的微额支付(micropayments)概念,虽然已经存在多年,但一直没有付诸实践。哥伦比亚商学院教授Rita McGrath认为,微额支付的市场可能存在,但是否受读者欢迎有赖于支付的便利程度。人们都讨厌弹出广告和麻烦的付费墙,当然他们也不喜欢每读一篇文章,就需要拿出信用卡来。Blendle希望用电子钱包的方式给读者提供便捷的阅读体验。“如果可以做到互动便捷,允许人们点击、选择,那Blendle可能会产生很积极的影响。”McGrath建议。

 

明尼苏达大学教授Andrew Odlyzko长期研究微型付费,他认为,还有一些其他的影响人们付款的因素。比如,读者完全可以从其他来源获得新闻,如果你想了解苹果公司和FBI之间的纷争,你或许不愿意从金融时报上付费阅读,而是在网上找一些免费的内容。

 

“只有相当少数量的新闻故事是真的有价值。”这是Odlyzko对大部分出版物的评价。Odlyzko说:“小型的缝隙市场可能存在,但对大多数人来说,专门付费的方式可能增加了阅读的复杂性。他们要花时间决定买什么、并且花钱买这个东西,而Facebook上可能存在相似的免费文章。

 

如果微额支付方式确实有效的话,对出版商而言或许是一个利好消息。但与此同时,McGrath也提醒,这种通过第三方平台促进的现象,也可能对读者读什么、作者写什么产生一定影响。如果读者按单篇付费方式购买,而非整体订阅,Blendle或许可以决定推荐哪些内容、不推荐哪些内容。假如编辑和作者可以从中获利的话,他们有可能迎合读者口味去写作,举个例子,“人们会愿意为叙利亚难民的报道付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