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义务教育招生严禁奥数,“学而思式鸡血娃”还有市场吗?

针对课外辅导愈演愈烈,奥数、英语星级考等乱象丛生的现状,上海市教委昨天祭出重典,严禁上海市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将学生奥数成绩、英语星级考等各类竞赛获奖证书、各类等级考试证书作为招生录取的依据。

 

最近几年,身边的“鸡血娃一族”迅速扩大。“鸡血娃一族”,不仅是指“打了鸡血的娃娃”,也包括“陪娃娃一起打鸡血的家长”。在家长和孩子的互相激励下,这个群体像打满了鸡血一样斗志昂然,转战于各种培训机构。“鸡娃妈”的日常,就是给娃娃陪读、陪练,在各种升学群、育儿群里交流育儿经验,互相炫耀、互相攀比各自孩子的培训成果和学习成绩。

 

这种育儿模式、升学模式之累之苦,简直可以用“一把辛酸泪”来形容。然而年轻父母和年幼的孩子们还是前赴后继、乐此不疲地在这条路上狂奔。是因为他们太傻吗?当然不是。很多年轻父母本身就属于高学历、高素质、高收入人群,对于人才培养的规律了然于胸。他们未必认同当前的育儿教育模式,但却无力抗拒。

 

家长们的心声,在日前一篇被广泛传播的网文《中国家长集体焦虑,学而思烈火烹热油, 逼哭孩子逼疯教育!》里表现得淋漓尽致。学而思就是开展奥数、英语等课外辅导的典型机构。尽管收费高昂、学业负担极重,而且很多家长并不认同,甚至鄙视这套辅导教育模式,但在入学升学压力面前,家长们不得不放低姿态,去争抢无比稀缺的培训名额。

 

为什么?因为入学、升学竞争激烈。好学校招生时候看什么?很多学校就看这些奥数成绩、英语成绩、钢琴舞蹈才能。想进一所好幼儿园、好小学、好中学,孩子必须有这些拿得出手的“硬本领”。奉行这种“残酷教育”的家长和孩子,最终有可能成为人生赢家——一路名校名企,成就幸福人生。相反,那些奉行“快乐教育”的家长最终可能快乐不起来,因为他们的孩子有可能被好学校拒之门外,不得不去读“菜场学校”,职业生涯前景堪忧。

 

教委的一纸通知,能否改变积重难返的现状?“学而思式的鸡血培训”是否将失去市场?对于这个问题,目前下结论还为时尚早。

 

家长和娃娃为什么打满鸡血一般去培训考证?因为他们想上好学校。其背后指向的现状,就是教育资源配置不均衡。相对于庞大的学生数量,以实验性示范性学校为代表的优质中小学教育资源十分稀缺,入学、升学就必然面临激烈竞争。竞争的形式多种多样,有可能是昂贵的学区房,有可能是暗度陈仓的“条子”,而绝大多数买不起学区房,又没有门路的家长,就只能寄希望于各种竞赛、各类等级考试。只要严重的供需矛盾没有缓解,这种种或明或暗的竞争恐怕无从避免。

 

有人可能要问,不上名校不行吗?可在现行的社会评价体系下,各种社会资源的分配,与教育资源配置高度捆绑。从教育到就业几乎是一场接着一场的淘汰赛,上一赛程的落败者可能直接被淘汰出局,无缘参加下一赛程的比赛。所谓“人生是一场马拉松比赛,起跑慢点并不要紧”的说法,更多是无视现实的心灵鸡汤。因为现实中的人生竞赛,并不是自始至终都公平开放的马拉松,而是一程又一程的淘汰赛。一局跟不上,可能局局跟不上。

 

要改变愈演愈烈的入学、升学竞争,归根到底是要改变优质资源向名校过度集中,实现教育资源的均衡化发展。近些年来,教育主管部门一直致力于推进教育资源均衡化政策,但政策的效果如何,还是要交给社会,交给家长和学生去检验。如果学区房价格越炒越高,课外辅导、考证和择校热愈演愈烈,人们就很难相信优质教育资源已经越来越均衡了。

 

此外,将各种资源与教育高度捆绑的现状也应大力改革。好单位、名企业非名校生不招,一旦进入好单位、名企业就意味着前途似锦,这些用人观念和资源分配机制都过于简单僵化,不符合“不拘一格降人才”的选才思路,也不利于形成“三百六十行,行行出状元”的成才局面,最终造成人才资源的浪费。

 

中小学生校外课业负担过重,各种竞赛、等级考试乱象丛生,中小学入学、升学、择校困难重重,这些都是群众反应强烈的老大难问题。严禁义务教育阶段学校将学生奥数成绩、英语星级考等各类竞赛获奖证书、各类等级考试证书作为招生录取的依据,这只能说是解决问题的第一步。它需要更多配套性的综合深化改革措施,才能在减少中小学生课业负担方面,取得釜底抽薪的效果。

 

 


题图漫画: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邵竞

来源地址:上海义务教育招生严禁奥数,“学而思式鸡血娃”还有市场吗?



图片

Contact 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