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投毒者求情,错了吗

 

被删除的求情书

 

177位复旦学生在一位教授的带领下站了出来,选择为因投毒案被判死刑的林森浩上书求情。

 

这与几个月前,受害人黄洋的同学递交书面材料请求判处林森浩死刑,恰成两极。

 

去年,发生在复旦大学的一起投毒案因为浓郁的悬疑色彩而吸引了人们的目光。今年2月18日,凶手林森浩因故意杀人,被判处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案件审理一个月后、林案尚处于上诉阶段时,3月18日,一份附有177人签名的《关于不要判林森浩同学“死刑”请求信》出炉。知情人士、上海著名律师严义明确认,这是复旦一位教授发起的。据报道,《请求信》由这位教授和一位学生共同起草,然后到宿舍和教室内跟同学交流,征求自愿签名。

 

3月31日,《请求信》被递交往上海市高院,当时外界并不知晓。4月20日,部分学生又向法院递交了一封《声明书》。5月4日,新民网一位记者称自己拿到了上述材料,并撰写“独家报道”,5月6日在新民网上予以刊登。但报道广为传播后,原文却悄然删除。

 

5月7日,各家都市报纷纷跟进,此事细节获得进一步披露,一些评论也陆续出炉。值得注意的是,媒体初次介入,参与签名的这一方就获得了比较充分的发言权。此前,部分签名学生接受新民网采访时已表示,并非为林森浩辩护,而是认为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过重。

 

在其他媒体采访中,一位参与签名的吴姓同学称,信中谈到,林森浩在学校做了一些好事,不是一个凶残的人,从情理上讲,希望能给他一次机会重新做人。“我们也不想干扰法院的判决,但是希望能从情理上讲减轻对林森浩的判决”,希望法院能够慎重判决死刑,尽量减少死刑的用刑。

 

另一学生认为,从人情的角度来说,黄洋的离开已经让他们非常难受,他们不想再失去林森浩,“我们不能为了惩罚一个人而必须剥夺他的生命”。

 

复旦官方的表态十分谨慎。据报道,学校宣传部部长萧思健表示,目前学校正在了解此事。“另外,写联名信表达诉求是学生作为公民的正当权利,林森浩的量刑还是要通过司法途径解决,由法院综合考虑各方面因素。”

 

舆论反弹

 

然而,当被害人父亲黄国强站出来表示“不接受”后,一下子点燃了民间口水战的导火索。此外,《请求信》中某些语句也激起了社会舆论的反弹。

 

比如,信中说,“林本人应该痛彻心扉地忏悔,如果得以生存,应以一切办法为受害者父母尽孝、赎罪。这一点是必须做到的。”“……故建议不要判林森浩死刑立即执行,给他一条生路,让他洗心革面,众生痛悔自己的罪行,并在将来有机会照顾好黄的父母。”并将林森浩一案与薄谷开来投毒案相比,后者被判处“死缓”。   

 

文末还称,“我们的同学们、研究生们将痛定思痛,加强学习,提高思想觉悟,加强师生之间、同学之间互助互爱,永远互相帮助,永远对老师对同学对人民充满爱心,为中国的改革、发展做出终生贡献。”

 

从复旦大学内部BBS“日月光华”,到各类社交网络,反对者态度鲜明:“让凶手来照顾老人,是想挑战老人的忍耐力么?”@马伯庸 直言:“除了被害人父母,没有人有资格奢谈对凶手的原谅。”

 

来源地址:为投毒者求情,错了吗



图片

Contact ME